客服电话:0769-8987 5710
华为供应商劲胜智能总部遭围堵讨债!系“国家智能制造示范单位”、“上市公司”!
2019-07-22 来源:模切之家 814


7月中旬的东莞,中午温度高达38℃,站在室外几分钟不到,身上的汗珠就不自觉的往外冒。在如此炎炎夏日,头顶“东莞第一家创业板上市”光环的企业劲胜智能(300083,SZ)总部D区门口却“热闹非凡”,几十号人穿着胸前印有“还钱”字样的白色短袖,撑着伞聚集在劲胜智能厂区门口。他们一呆就是半天以上。这样的场景今年已经出现了多次。


7月18日,为劲胜智能(300083,SZ)提供手机复合板材料后盖产品的供应商东莞别惹蚂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别惹蚂蚁”)30多名员工代表来到劲胜智能总部讨债。十多天前,他们已经连续3天来到劲胜智能总部讨债。



作为中小企业,由于资金规模都不够大,客户长时间拖欠货款,东莞别惹蚂蚁员工的薪资都没法按时发放、生计都出现了问题。“很多员工都要定时给家里、孩子汇钱” 别惹蚂蚁的一位高管表示。


在劲胜智能看来,对于2月、3月订单逾期未到账的欠款,东莞别惹蚂蚁应该向其参股的一家名为常州诚镓精密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诚镓”)讨债。但东莞别惹蚂蚁方面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其2月、3月订单被欠逾期货款274万元,被指定付款方为常州诚镓,4月份订单被欠逾期货款134万元,付款方为劲胜智能。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总部遭供应商讨债背后,劲胜智能在转型新业务剥离老业务过程中也并不十分顺利。


总部遭供应商讨债


“拖欠我们几百万(元)的货款,现在逾期的就有四百多万元。”7月16日,东莞别惹蚂蚁法务部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他们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为给华为手机提供复合板材料后盖的劲胜智能合作。早先开始,劲胜智能下单、付款方一直是以劲胜智能集团为主体,2019年1月~3月劲胜智能通知公司现在有两套财务系统,指定常州诚镓为付款方,而到今年4月,对方又开始以劲胜智能的名义来进行付款。“劲胜智能的付款期为75天,2月、3月份的订单本应在今年5月、6月份支付给我们公司,但有274万元的货款逾期一直没有还清,在7月18日应当支付给我们公司134万元的货款逾期也不还了。”该法务部负责人表示。


别惹蚂蚁法务部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更换付款方后,项目对接还一直是劲胜智能的人,同一套人马。他指着相关邮件资料对记者说道,“往来邮件自始至终都是同一个人发的,同一个人确认,财务是胡小姐,作为劲胜智能的供应商,他们强势,我们是从属地位,指定哪家开票,我们也只能开哪家的票。”该负责人表示他们从始至终也没见过常州诚镓的工作人员。


而劲胜智能方面则表示,常州诚镓系独立经营实体。


在东莞别惹蚂蚁看来,劲胜智能是大客户,因为拖欠严重,很多工人的薪资受到了影响,下游的原材料厂商也不能及时付款,为此多次来到劲胜智能公司讨债。


但劲胜智能方面向本报记者表示,别惹蚂蚁2、3月份订单逾期的欠款付款方为常州诚镓,两家公司主体不同、企业法人不同,劲胜智能只是参股,就应该向常州诚镓讨要,采购总监也已经向东莞别惹蚂蚁提供常州诚镓公司地址和电话。


而东莞别惹蚂蚁却向本报记者表示从未收到劲胜智能提供的常州诚镓联系方式。


据悉,常州诚镓是劲胜智能在剥离不赚钱的精密结构件业务过程中与东山精密、铕德电子合资成立的公司。企查查显示,目前劲胜智能占常州诚镓22.83%的股份。


作为项目参与方,劲胜智能也是常州诚镓的参股公司,劲胜智能是否也应该配合协商解决?对此,劲胜智能方面表示,基于对常州诚镓参股的情况,我们应履行一个监督义务,但是具体的情况也需要再进一步核实一下。7月19日下午,劲胜智能方面再次回复记者称,常州诚镓系独立经营的法人,常州诚镓及其供应商的任何纠纷,根据其交易协议依法解决,公司作为参股公司的股东,不干涉其经营管理。



东莞别惹蚂蚁方面告诉记者,截止目前,以劲胜智能为付款方的还有一项7月份到期的134万元的逾期欠款,对于该项逾期欠款,劲胜智能以收到法院通知东莞别惹蚂蚁有供应商诉讼纠纷为由拒绝支付欠款。对此,劲胜智能方面表示,公司截至2019年7月16日到期的别惹蚂蚁款项均已支付。公司收到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见附件),因别惹蚂蚁被起诉,法院通知公司:“暂停向别惹蚂蚁支付货款人民币2224298.36元,如后续有未支付的款项增加,请在人民币5819674.64元范围内暂停向别惹蚂蚁支付。暂停支付的期限为壹年,即从2019年7月16日至2020年7月15日止”。此外,劲胜智能还向记者发来一张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以示其所言真实性。


但东莞别惹蚂蚁认为,遭到诉讼纠纷就是因为劲胜智能付款不及时造成的,劲胜智能应付逾期欠款。


去年年底已经开始出现欠款逾期


事实上,东莞别惹蚂蚁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他们给华为手机生产后盖,然后运送到劲胜智能组装,华为每个月给劲胜智能都是按时打款。如果劲胜智能将华为支付的钱款用于支付相应的华为手机壳上游供应商,部分供应商应该不会遭遇欠款问题。


该人士透露,但目前的情况恰恰相反,华为也已经介入实施专款专用,但很多供应商的问题并没有解决,本应该给供应商的欠款哪里去?对此,劲胜智能方面表示,公司不存在占用客户资金的情况。


事实上,劲胜智能遭受的压力不小,延迟给供应商付款,逾期不付供应商欠款的情况在去年年底和今年上半年就已出现。


7月19日,记者了解到除了东莞别惹蚂蚁,劲胜智能上游一家小供应商也来到劲胜智能公司总部讨债,该供应商称自己已经来了好几次,被欠两百多万元欠款至今未归还,其公司已经和劲胜智能合作了一年多,自2019年春节后开始遭遇劲胜智能付款推迟。


东莞别惹蚂蚁的一位主管介绍,劲胜智能于2018年8月向公司下单,本应该11月份按时付款,但从去年11月份开始,劲胜智能就开始出现拖欠款的情况。“当时给的回复就是公司没有收到客户的钱,华为没有给他们打款,但实际上华为是每个月准时25号到28号这几天打款。随后几个月都出现了拖欠款的情况,还以各种理由推迟付款。”该人士补充道,“上次我们过去的时候,劲胜智能把华为签字排款的那个表给我们看了,华为和他们领导开会决定要专款专用的,他们也给我看了。”


此外,同为华为项目提供复合板后盖的仲辰、东莞汇诚等企业也遭到了劲胜智能不同程度的供应商欠款拖欠。本报记者获悉,仲辰被欠近三千万元货款,有大约一千万元是已经逾期的欠款。目前,仲辰、东莞汇诚已经和劲胜智能停止了合作。


“公司外发业务给常州诚镓进行生产,会将相关款项支付给公司供应商常州诚镓,常州诚镓的自身付款安排,不在公司管控范围。”劲胜智能方面这样向记者说道。


上半年经营情况或受华为影响


资料显示,劲胜智能主要从事消费电子产品精密结构件业务、高端装备制造业务、智能制造服务业务等三大模块。


2015 年劲胜智能为摆脱传统主业塑胶结构件需求疲软的影响,收购创世纪切入机床制造领域。但由于3C行业竞争加剧、结构件价格下调、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的影响,公司精密结构件业务盈利能力出现下滑。而2018年,受贸易摩擦、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及融资环境恶劣的影响,再加上其大客户三星将生产和采购转移到东南亚国家,不再与劲胜智能合作,劲胜智能业绩遭遇了严重打击,亏损28亿元。


近日,劲胜智能发布上半年业绩预告称上半年盈利1000万元~1600万元 同比下降62%-39%,劲胜智能称业绩变动原因主要来源于高端装备制造业务于2019年上半年,中美贸易摩擦等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了消费电子行业客户的投资信心,公司应用于消费电子领域的高端数控机床营业收入同比略有下降。遗憾的是,电子精密结构件业务依旧未摆脱亏损泥潭。


“公司目前的利润贡献来自数控机床等高端装备制造业务。2019年上半年,公司继续加大了高端装备新产品的研发和市场推广投入,新产品营业收入占比正逐步提高。受新产品的营销举措及研发费用影响,当期高端装备制造业务净利润同比下降。”劲胜智能方面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有消息称,劲胜智能2019年上半年经营情况也受到了“华为事件”影响而导致订单减少的影响。


“上个月东莞长安上角这边裁员了很多人。”一位在劲胜智能精密结构件业务为华为组装的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一方面因为华为订单减少,一方面由于淡季,整个行业都在裁员。“不过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一边在裁员,一边同时又在招人。”该人士补充道。


“去年包括年后一段时间,包括给华为、三星加工的项目都挺忙的,华为项目之前都有6条线,光组装这块就有两千多人,最惨的时候上个月裁到一条线,现在有三条线在做,目前又在抓紧招工。”他告诉记者。


就产线情况变动一事,记者向劲胜智能方面进行核实,对方回应称,2019年至今公司承接的华为订单并没有出现减少的趋势。公司生产线人力流动系正常现象。


劲胜智能是东莞智能制造“明星企业”、“国家智能制造示范单位”。尤其是劲胜智能在东莞东城打造的“无人化工厂”是国家工信部全国首批智能制造专项项目,也是3C领域唯一的智能制造示范项目。


内容来源:中国经营网